當前位置:首頁 > 社科要聞 > 正文
        • 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綜述
        • 作者:何明     來源:自治區社科聯    點擊:    時間:2018-05-17
          【字體: 】 分享到:
        • 2018年4月12~13日,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在崇左市舉行。4月12日上午,論壇舉行簡短而隆重的開幕式。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廣西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長高雄先生致辭並宣布論壇開幕。

          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洪波先生、崇左市人民政府市長何良軍先生、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萬希·維麗亞彭女士分別致辭。廣西民族大學校長、教授謝尚果先生,馬來西亞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黃奕瑞先生,緬甸聯邦共和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梭岱楠先生,泰王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蔡樂·蓬蒂窩拉衛先生,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黃玉榮先生出席開幕式並在主席台就座。開幕式由崇左市人民政府副市長李平先生主持。

          本屆論壇以“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爲主題,共評選出中外學者的參會論文82篇,編成《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論文集》。

          開幕式上,柬埔寨皇家科學院向論壇組委會贈送《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柬文版。開幕式後,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格裏菲斯大學教授馬克林先生和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楊曉東先生圍繞會議主題分別作了主旨發言。

          12日下午至13日上午,參加會議的中外學者分三個組分別圍繞民族文化與綠色發展、民族文化交流與民心相通、“一帶一路”框架下的民族文化創新與共享三個議題進行研討。學者們各抒己見,有深刻、新穎的論述,更有建設性的交流互鑒,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氣氛熱烈,成果豐碩。

          論壇還組織各國與會學者前往參觀了崇左壯族博物館,考察了甯明左江花山岩畫,讓各國與會學者加深了對廣西民族文化的了解,增進了各國與會專家學者的交流與友誼。

          4月13日上午,論壇舉行了閉幕式。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副巡視員、秘書長何明先生,柬埔寨皇家科學院副院長宋春奔先生參加閉幕式並在主席台就座。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趙光輝先生、老撾國立大學中國研究所所長西提賽先生、澳大利亞悉尼科技大學中澳關系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粟明鮮先生分別代表三個議題組彙報小組研討情況。馬克林先生代表與會專家學者講話,廣西民族大學民族研究中心主任、教授李富強先生代表主辦單位作論壇總結,李平先生致閉幕辭。閉幕式由廣西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秘書長趙克先生主持。

          本屆論壇取得了圓滿成功。通過研討與交流,大家更深切地認識到民族文化對于綠色發展、民族文化交流對于民心相通的作用,更深入地探討了如何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實現民族文化創新與共享,促進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乃至人類命運共

          同體建設的問題。會議主辦方和參會者堅信論壇的成果將發揮深遠的影響,爲“一帶一路”建設、爲中國和東盟各國的和平發展、爲中國和東盟各族人民的民生福祉、爲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和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持久地發揮應有的作用。

          論壇由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崇左市人民政府、廣西民族大學、廣西國際文化交流中心主辦,廣西民族師範學院、崇左市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廣西民族大學民族研究中心承辦,中央民族大學壯侗研究所協辦。來自中國、柬埔寨、老撾、馬來西亞、緬甸、泰國、越南、文萊、菲律賓、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等12個國家130多名專家學者、嘉賓參加論壇,是曆屆參加學者分布東盟國家最多的一屆。

          本屆論壇部分嘉賓、專家學者發言摘錄如下:

          高雄(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廣西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長):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在崇左隆重開幕,我們熱烈歡迎並感謝東盟六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的總領事及國內外專家學者出席今天的盛會,攜手促進文化交流與合作。同時,隆重舉行《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柬文版贈書儀式,我謹代表廣西各族人民向柬埔寨皇家科學院常務副院長宋春奔博士表示衷心感謝。《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柬文版是柬埔寨皇家科學院重大翻譯成果之一,自出版發行以來受到洪森總理高度重視和柬埔寨各界的熱烈歡迎。柬埔寨皇家科學院贈送《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柬文版體現了中柬人民友好情誼,必將推動我們和東南亞各國合作開展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領域的交流,從而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傳播“親、誠、惠、容”外交思想,在“一帶一路”建設中促進民心相通。柬埔寨皇家科學院與廣西國際交流文化中心有著良好的合作關系,雙方合作開展了中華文化東南亞中醫中藥文化行、中柬知名作家對話“一帶一路”、《中國作家短篇小說集》柬文版等一系列文化流與合作,增進了中柬兩國人民的友誼,促進了兩國關系的發展。

          萬希·維麗亞彭(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中國與東盟國家山水相連,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的召開正值東南亞地區潑水節和廣西“三月三”的重大節日。在這個節日氣氛濃厚的時期,我們召開此次會議、分享研究領域的最新成果,對中國和東盟國家深化交流、促進合作非常有意義。我們相信這次論壇將給中國和東盟國家提供學習和借鑒不同國家文明、了解各國悠久曆史文化的機會以及交流共享民族文化産業發展的經驗。

          何良軍(崇左市人民政府市長):崇左市是壯族先民駱越民族的集聚之地,悠久的曆史造就了豐厚的民族文化遺産。近年來,崇左市不斷加強民族文化遺産的保護和傳承,大力弘揚民族文化,重點推進以駱越文化爲主的民族文化資源深度挖掘和利用。甯明花山鼓舞等富有壯族特色的文化精品已走出崇左走向世界。同時,作爲中國的南大門、中國面向東盟開放合作的前沿城市、“一帶一路”南向通道的重要節點城市,崇左與東盟國家有著久遠的曆史淵源,經貿、民族文化等交流十分頻繁。近年來,崇左市不斷深化與東盟的交流合作,持續不斷深化交流,已經成爲崇左市與東盟各國友好往來的橋梁和紐帶,爲加強與東盟國家的民心相通、促進“一帶一路”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一個全球性的宏偉事業,有著堅實的文化支撐。自2016年以來,民族文化論壇已成功舉辦兩屆,爲加強中國與東盟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平台,推動了雙方民族文化的相互借鑒交融,我們真誠地希望各位專家學者通過本次論壇進一步深化中國—東盟民族文化的研究,爲中國—東盟民族文化發展與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作出積極探索。我們將對各位專家學者的研究成果進行認真學習,充分吸收,並運用到崇左民族文化的挖掘、保護、開發、利用當中。我們願與大家共同保護、傳承、弘揚中國和東盟民族文化遺産,相信通過中國與東盟各國民族文化持續深化的交流合作,必將牢固相互間的友誼橋梁,必將點亮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之路。

          洪波(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廣西與東盟國家地理相近、山水相連、民心相親。長期以來,中國與東盟各國的文化相互交流、相互影響、相互補充、相互融合、相互促進,形成了比較和諧、特色明顯的各自的文化傳統和跨民族跨國界的文化認同,爲我們開展文明互鑒、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平台和載體。我們希望通過此次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的舉辦,能夠進一步加強中國與東盟國家的文明互鑒及民族文化的交流,從而推動各國民族文化的發展,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廣泛達成共識、深化理解、互惠互利、共同發展,爲促進“一帶一路”的建設發展作出積極的貢獻。

          馬克林(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澳大利亞格裏菲斯大學教授):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紮爾巴耶夫大學發表演講,提出了共同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暢想。同年10月3日,習近平在印度尼西亞國會發表演講,提出共同建設“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這二者共同構成“一帶一路”重大倡議。2017年5月,很多國家領導人和很多名人參加了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會議上他們顯現了對“一帶一路”倡議的熱情。這次會議很成功,“一帶一路”的前途比較光明。

          隨著“一帶一路”的倡議,將來中國在世界範圍內將會有更多的影響,“一帶一路”的倡議將會推動“一帶一路”地區甚至世界範圍的發展。雖然它在範圍上會比東南亞、東盟大,這個倡議甚至包含了歐洲以及非洲等等地區,但是,東盟國家在整個發展過程中還是會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國和東盟的關系實際很寬廣,涵蓋各個方面,也可以看到一些邊境的關系,包含經濟、社會和政治互動。實際上,邊境地區可以說是一個敏感的地區。中國在西南與越南、老撾、緬甸接壤,它們都是東盟國家。中國和東盟國家之間的邊境最近這幾年來說得到了很好的管理,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已經避免了跟邊境有關的緊張局勢,各國人民建立了很好的友誼。邊境地區的少數民族,包括邊境兩側同樣的民族的成員,實際起了很大作用。

          對中國來說,通過“一帶一路”的倡議,也會有它的擴張和發展。我看到法國、英國還有一些西班牙人及其他西方人,他們很樂意去主導其他地方,他們想要得到控制權。但中國不會那樣,“一帶一路”不會那樣,它實際是經濟上的發展擴張,會有經濟上的影響。習近平演講中有一些點非常重要,比如平等互利的原則,比如命運共同體,我們聽到了一個相互的利益以及平等利益。這些都讓人印象非常深刻,這與西方那種主導和搶奪控制權的做法也是不一樣的。

          世界重心的改變正在移向中國,對于中國和東盟地區來說這都是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在未來的發展,我們不要基于所謂的主導或者控制,希望各國之間是一種平等的原則,基于平等進行發展。我們應該從一個大的角度或者宏觀的角度看世界的發展,對世界的發展持樂觀的態度。

          楊曉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研究員):“一帶一路”的燦爛文明古已有之。自西漢張骞出使西域打通世界的貿易交流和文化交流,“一帶一路”燦爛文明也隨著2000多年的曆史長河留下了很多文物及各民族交流的共同記錄和故事。《世界遺産名錄》證明了這麽一個基本事實:絲綢之路代表了人類文明史的三個階段,第一個是2000多年前以東方文明圈爲主導的古代絲綢之路,第二個是以西方文明圈爲主導的近代絲綢之路,第三個是以東西方文明交流爲主導的“一帶一路”當代文明圈。2017年5月14日,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的演講中也提出:“絲綢之路綿亘萬裏,延續千年,積澱了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爲核心的絲路精神。這是人類文明的寶貴遺産。”

          隨著“一帶一路”願景的提出和行動計劃的實施落地,到目前,“一帶一路”不僅把東南亞、歐洲、非洲、美洲連通起來,而且東盟十國也已經納入“一帶一路”範疇,西亞、南亞、中亞、聯合體、中東歐等都已經納入“一帶一路”的朋友圈裏。通過“一帶一路”倡議,我們喚起了沿線國家的曆史記憶,古代的“一帶一路”是一條貿易之路,更是一條友誼之路。而當下的“一帶一路”則是一條和平之路、繁榮之路、開放之路、創新之路、文明之路。就在前幾天(4月10日),習近平主席參加博鳌亞洲論壇2018年會,發表了題爲“開放共創繁榮 創新引領未來”的主旨演講。他提出,“把‘一帶一路’打造成爲順應經濟全球化潮流的最廣泛國際合作平台,讓共建‘一帶一路’更好造福各國人民”。造福各國人民的總目標就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它的路徑就是“一帶一路”,我們利用絲綢之路把全球連爲一體,共同繁榮,共同富裕。

          “一帶一路”倡議,彰顯了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魅力,體現了立己達人的共贏訴求、和而不同的包容精神,能夠喚起中華民族文化的自信與認同。在“一帶一路”燦爛文明與民族文化創新交融中,要平等對待不同民族的文化與價值觀,包容不同民族差異,建立平等對話機制,相互尊重、友好往來,構建國與國之間、民衆與民衆之間和平互惠的關系。同時,“一帶一路”在我國民族地區也有著悠久的文化交融和認同,也是我國少數民族地區發展商業商貿的重要推力。通過“一帶一路”建立和諧的民族關系,平等和團結是關鍵,而且要促進和諧的區域關系,堅持全局觀和大局觀,求同存異,互惠互利,有效互補。要加強緊密的社會關系,在民間形成一種相互依存、相互信任、相互幫助的社會關系,打造休戚相關、互利共贏的中華民族命運共同體。

          對于民族文化融入世界,習近平主席提到,要“美美與共,天下大同”,就是把中華民族的精神之美、思想之美、物質之美、文化之美分享給世界,展現給世界。“一帶一路”民族文化要想更好地挖掘特質、傳承燦爛文明,關鍵是要把非物質文化遺産抓好。廣西是“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重要門戶,作爲多民族文化燦爛文明的展現地區,包括有著很深曆史文化底蘊的崇左,都要抓好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傳承。要實現非物質文化遺産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要把非物質文化遺産和我們的現實生活緊密地結合在一起,通過民族文化活的基因——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通過工匠精神,把非物質文化遺産用創意的形式展現出來,把2000多年燦爛的文化、燦爛的民族特質傳承下來。

          趙光輝(貴州財經大學教授):“一帶一路”背景下交通教育要“走出去”。交通科研教育機構走向國際,加深國際市場對我國交通科技的熟知度、認可度,提高我國交通科技在國際市場的影響力和國際地位,是發揮“科技強交”“科技強國”重要支撐和引領作用的重要途徑。現階段,我國交通教育機構存在著諸多外部環境障礙因素,表現爲:境外投資辦學法規與政策滯後,交通教育機構“走出去”的原則和方向有待進一步明確,境外辦學信息不暢,財政支持力度不夠,政府對教育機構境外投資辦學保護力度有待加強,等等。同時,內部也存在著起步晚、角色被動、缺乏競爭優勢、管理體制存在問題、人才培養模式落後、“走出去”模式單一、合作領域較窄等障礙因素。交通科研教育機構“走出去”戰略的實施可分“三步走”:增強自身國際競爭力;確定基本、適宜的“走出去”模式;搭建“走出去”信息服務平台。我國政府應從管理、服務、資金、風險防範應急以及交通教育機構內部等層面來建立相應的保障機制。

          李富強(廣西民族大學民族研究中心主任,二級教授,博士生導師):銅鼓是中國和東南亞共有的、最具代表性的一種古老的民族曆史文物,是中國南方和東南亞古代文化的共同載體。銅鼓研究經曆了主導權從西方回歸東方的過程,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中國—東南亞銅鼓研究的主導權和中心在西方。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隨著殖民主義土崩瓦解,西方銅鼓研究熱逐漸冷落下來,銅鼓研究的中心東移,越南、日本和中國的銅鼓研究活躍起來。經過中外學者的長期努力,銅鼓研究已取得了大量的成果,涵蓋了銅鼓的起源、分類、族屬、用途及社會功能、鑄造工藝、裝飾藝術、合金成分和礦料來源、音樂性能和使用方法、銅鼓文化的保護、傳承與發展等領域,但關于銅鼓和銅鼓文化的一些根本性的重大問題,依然沒有取得共識,或者沒有得到深入透徹的論述。針對中國—東南亞銅鼓研究的不足,本領域研究今後發展和突破的方向包括原始資料拓展、研究視野拓展和研究學科拓展。

          楊昌雄(廣西社科院副研究員、美國休斯敦大學訪問學者):中國與東盟各國各民族文化各具特色和優勢。發展中國與東盟各民族文化交流,不僅可以獲得其他民族的曆史文化信息,更重要的是達致彼此間文化認同,繼而取長補短,合作發展各自的社會經濟文化。在精神文化領域,民族文化交流是發現和了解各國各民族信仰、價值觀、道德觀等文化的橋梁。當代網絡媒體和信息技術的發展,極大地促進了各民族間的文化交流,縮小了彼此間的距離。當代民族經濟文化全球化的大發展,極大地促進了各國各民族物質文化交流;中國與東盟的經濟合作,極大地促進了各國各民族的經濟增長。加強中國與東盟的文化交流,增進各國各民族的民族文化認同,不僅是加強兩者之間合作的基礎,也是聯系相互間的紐帶。中國提出“一帶一路”的合作倡議,這一倡議要通過各國各民族文化交流,增進民族文化認同,凝聚共識,才能順利實施。也只有通過民族文化交流,培育民族文化認同,才能合作共同實現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願景目標。

          曹保剛(河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常務副主席):“兩個共同體”指的是“中華民族共同體”“人類命運共同體”,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體系中的兩個重要概念。“中華民族共同體”呈現出的共有精神家園意識和對“中華民族”的再诠釋,“人類命運共同體”折射出的世界情懷及處理世界民族問題的善治理念,分別從中國和世界兩個層面彰顯了“兩個共同體”思想的宏大意義。“兩個共同體”思想的豐富內涵備受關注,各學科研究者的研究熱情不僅是工具理性意義上的“研究共識”使然,更是價值理性意義上的“政治共識”的自然流露。從民族問題研究視角來看,作爲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重要組成部分的“兩個共同體”思想,同樣不愧爲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的新成果。中國共産黨是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的推動者和踐行者,更是中國民主民族革命的領導者。黨的十八大之後,習近平“兩個共同體”思想逐漸成熟,“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更是寫入了黨的十九大報告。這標志著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中國化對“兩種民族問題”的關切取得了新的理論成果。

          木拉提·黑尼亞提(新疆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所長、研究員):“絲綢之路”這一名稱雖然到19世紀70年代才開始出現,但絲綢之路的曆史可以追尋到遙遠的古代,被喻爲是“世界曆史展開的主軸、世界主要文化的母胎、東西方文明的橋梁”,是世界公認的人類曆史遺留的珍貴文化財富和“文化線路”。絲綢之路既是這一地區古代各國各民族進行政治、經濟、文化交流的交通大道,又是這一地區古代各國各民族密切交往、休戚與共的友好關系和優良傳統的象征。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中亞四國,提出共建地跨亞歐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戰略構想,爲曆經千年輝煌與滄桑的歐亞廊道重煥生機提供了時代新契機。2015年3月,國務院正式對外發布了《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綱要。2017年5月14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隆重開幕,29個國家元首出席會議,習近平主席發表題爲《攜手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主旨演講,強調堅持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爲核心的絲路精神,要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推動各國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文化作爲平等對話、文明交流的橋梁在不同國家和民族友好溝通之間起著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因此,加強“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人文交流,不僅爲有著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民相互尊重和包容,爲沿線國家民心相通、美美與共的文化傳播理念提供了途徑,也必將對地處邊疆的新疆社會穩定和發展産生重要影響。

          余飛(廣西壯族自治區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副巡視員):多民族語言和諧是廣西民族團結進步的重要經驗。語言是心靈相通的橋梁,相互學習語言,做到語言相通,是民族工作、民族團結的基礎和重點。正如習近平主席指出的:“語言相通是人與人相通的重要環節。語言不通就難以溝通,不溝通就難以達成理解,形成認同。”總結廣西壯族自治區成立60年來民族團結進步的成功經驗,各族人民語言上的認同、兼容、並存、互通即多民族語言和諧發展是廣西的一大法寶,也是廣西的優良傳統和特色優勢,值得我們深入研究並發揚光大。少數民族總是把民族語言地位與民族地位、民族權利、民族平等聯系在一起。正確處理好各民族語言之間的關系,構建多民族語言和諧,有利于促進民族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有利于增強中華文化認同,建設中華民族共有精神;有利于增進各民族理解認同,促進社會和諧,實現民族團結進步。多民族語言和諧是廣西現實的真實寫照。據2011年廣西壯族自治區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開展的廣西世居少數民族語言文字使用現狀調查顯示,有89.49%的被調查者能夠使用母語與人比較自由地交流,有73.96%的被調查者能夠使用漢語方言與別人進行交流,有69.88%能夠使用普通話與人進行交流,有60%左右的被調查者能夠通過漢文進行讀寫。這說明少數民族基本能夠使用民漢雙語對外交流,漢字是少數民族群衆書面交際最主要的工具。根據2011年國家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抽查河北、江蘇、廣西的普通話普及狀況結果顯示,廣西的普通話普及率達到80.7%,高于河北和江蘇。這意味著在廣西5000萬人口中,已有超過4000萬人口會說普通話。 2014年,廣西完成國家三類城市語言文字工作評估,比國家要求提前6年完成評估任務。

          鄧麗芳(廣西民族師範學院副教授):邊疆民族地區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其文化軟實力是體現區域經濟社會綜合實力的重要維度。經濟全球化及不同區域文化的交融發展在給邊疆民族地區的文化注入活力的同時也帶來了挑戰。邊疆民族地區崇左市有豐富的文化資源,如何在機遇與挑戰並存的環境下提高本地區的文化影響力,是當前亟須解決的重大任務,研究崇左市區域文化建設的路徑,有利于全面推進邊疆少數民族文化軟實力的建設進程。近年來,我國邊疆民族地區經濟快速發展,經濟硬實力有很大的提升,但由于種種原因,文化軟實力發展還不盡如人意,與社會經濟發展和人民群衆的要求還有一定差距。因此,提升邊疆民族地區文化軟實力對我國邊疆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至關重要。鑒于我國邊疆民族地區多爲經濟欠發達地區,提升邊疆民族地區的文化水平和文化軟實力就顯得尤爲迫切。當今時代,城市的文化建設發展速度和程度在一定層面反映了一定區域乃至一個國家的發展程度。區域城市是國家文化軟實力建設的主體,因此,編制主題明確、架構合理、重點內容突出、戰略路徑可行的總設計圖,有利于爲我國區域文化的發展搶占戰略制高點提供理論與戰略資源儲備,最終實現我國整體文化軟實力的提升及新型城市化的良性協調發展。

          1.jpg

          第三屆中國—東盟民族文化論壇現場

          2.jpg

          崇左市人民政府市長何良軍先生在開幕式上致辭

          3.jpg

          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主席洪波先生在開幕式上致辭

          4.jpg

          老撾人民民主共和國駐南甯總領事館總領事萬希·維麗亞彭女士在開幕式上致辭

          5.jpg

          柬埔寨皇家科學院向論壇組委會贈送《習近平談治國理政》柬文版

          6.jpg

          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廣西國際文化交流中心理事長高雄先生

          宣布論壇開幕

          7.jpg

          澳大利亞中國問題專家、澳大利亞格裏菲斯大學教授馬克林先生作主旨發言

          8.jpg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東方文化與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楊曉東先生

          作主旨發言

          (發稿編輯:李玉瑩  欄目責編:鄧雙霜)




        •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 上一篇:2018年廣西社會科學普及活動周啓動儀式在南甯舉行
          下一篇:自治區社科聯·百色市社科聯工作座談會在南甯召開

        警警
        版權所有 廣西壯族自治區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地址:廣西南甯市金湖路53號 | 電話:0771-5868841 5880533(傳真)
        郵編:530022 | E-mail:gxsklxx@163.com | 桂ICP備18009969號 | 公安機關備案公安機關備案號:45010302000956
        察察
      1. 廣西網警虛擬崗亭 廣西網警ICP備案